[故事大全] [手機訪問]

故事
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經典語錄 > 

不是所有離開,都曲終人散

來源: 作者:

  每個人成長的過程中,或許總有那么一個人,你很早就失去了他,可一輩子都崇拜他。自我出生那天開始,他便把我捧在手心,視作最珍貴的寶貝。他陪伴我的時間有限,留給我的愛卻永恒。    

我其實很久都沒有再想起當時的畫面了,只是昨晚做了一個夢,像一部黑白電影,電影里的人正努力坐到沙發上,抬起手顫巍巍地招呼我坐在他身邊,嘴里喊著“大殼,快來”。醒來后我忍不住地流眼淚,我不知道這是夢還是大腦里跳出的回憶片段。只是姥爺啊,我真的很想您。    

大家都說小的時候我和姥爺最親,總是像個跟屁蟲似的黏著他,模仿著他所有的樣子。他總愛用胡子扎得我到處躲閃,喝老酒時還不忘在我臉上嘬一口。他的手好奇妙,能把各種不起眼的東西變成玩具,陀螺、小掛件、毛絨玩具……每次爸媽生氣假裝要揍我的時候,我就咿咿呀呀招呼姥爺保護,像是有專屬安全區一般。可惜隨著我一天天長大,他的眼睛越來越花,耳朵越來越背,打瞌睡的時間越來越多,身體越來越差。我多想再牽著他的手慢慢走,就像那時候他牽著我一樣。    

姥爺是警察,說話做事都雷厲風行,十分威嚴。有時候他發起脾氣來連家里的小動物都害怕,但姥爺從來不會兇我,因為我年紀太小又總是纏著他、討好他,所以在眾小輩中,他最喜歡我。小時候的記憶零散,但我特別清晰地記得姥爺會瞞著爸媽給我藏好了小零食,卻總說自己牙口不好,每次都是看著我吃。在那個5分錢就能買奶油冰棍的年代,沒有人像他一樣,每次都給我買最貴的巧克力糖,看到我珍惜又滿足的樣子,姥爺在旁邊會寵溺地笑,露出難得溫柔的一面。    

我們常常需要一個人,就算你什么都不說,他亦明明白白、清清楚楚。姥爺就是那個比我自己更懂我的人,他從不會錯怪我的好意。由于工作性質,姥爺是一個有嚴重潔癖的人,每天下班都會把白襯衫洗得干干凈凈,掛在陽臺上晾干。那時候年齡太小,也不明白姥爺為什么要天天洗衣服,有一次我看見他掛在陽臺上的襯衣不停滴水,就踩著小板凳使勁兒抻著手幫姥爺擰干衣角,由于個頭太小幫忙不成,反倒留下了臟臟的小手印。一開始我嚇壞了,覺得姥爺一定會特別生氣,于是搬著小板凳坐在門口就開始掉眼淚,還絞著小手暗自擔心。姥爺買菜回來后看到家門口可憐兮兮的我哭笑不得,了解始末后只是把白襯衫重洗了一遍,眉頭都沒皺一下。姥爺明白我只是好心想幫忙,所以他從不指責我,在他面前我永遠是最真實、最輕松的樣子,我不怕犯錯,更不怕犯錯后他的指正。在我眼里,他是一個很強大卻也很溫柔的人,是那個可以一直保護我的人。    

姥爺走的時候我才三歲的樣子,媽媽說“姥爺死了”的時候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那個“死”字干脆又利落,但和“走了”“沒了”真的不一樣。據說他走之前沒有任何征兆,就好像是睡過去了。真的是睡過去了。那是我第一次面對死亡,但我什么都不知道。他的身體是冰冷的、僵硬的嗎?他的嘴唇是青色的、沒溫度的嗎?葬禮的時候,只依稀記得所有人挨個鞠躬,我卻還以為這只是一場捉迷藏游戲。第二年的清明跟著媽媽去上墳,那塊墓碑安安靜靜地陪伴著他,可我依然不理解,說好的捉迷藏怎么還不結束呢?于是我一圈又一圈地繞著墓碑轉,嘴里嘟囔著,“姥爺快出來呀,游戲結束啦,快回來吧”。我出乎意料地完全不害怕,只是隱隱有一種想再見他的欲望。盡管事隔多年,但那天的場景就像印在腦中一樣,我單方面宣布游戲結束了,可姥爺再也沒出現過。    

在我剛記事的時候,姥爺離開了。提起他,我總像是有一肚子說不完的話,但怎么也開不了口。從某種程度上講,姥爺更像是我的精神偶像,就像后來的我也總學著他每天洗隊服一樣。他做事兒講究風范,處理事情干凈利落。受姥爺影響,我也希望自己能變成光明正大、界限分明的人。小時候跟爸媽去親戚朋友家,即使得到隨意玩耍的允許,我也會老老實實待在大人身邊,不會肆意跑跳,更不會亂翻東西。同樣地,我也不喜歡被別人一聲不吭帶走屬于我的東西,如果有很重要的東西想用時怎么也找不到,我可能會念叨個好幾天。我這樣別扭的人——寧愿被別人說不夠大方、小里小氣,也不愿因為自己一時逞能卻事后埋怨他人。媽媽說姥爺平日非常低調,不管是受單位嘉獎還是幫鄰里做事,總是藏著掖著不讓家里人知道。現在還留在我身邊的人,都和姥爺一樣低調又努力。我想如果姥爺能再陪我久一點,我一定會讓他看到更加沉穩、坦蕩、有擔當的那個鄭爽。    

現在的我不夠成熟,性格偶爾別扭,也不擅長和別人相處。不如意的時候我總抬頭看著,就好像姥爺和我之間還有無線連接,他會保佑我、指點我,教導我學會忍受誤解、面對離別。我知道要學的東西還很多很多,要走的路還很長很長,那些久遠卻不失溫度的小確幸日漸清晰,時間總是讓想記得的愈發深刻。還不算晚,總會有我足夠強大的那一天,他一定看得到。    

可能,面對最親密的人,那些“人死如燈滅”“入土為安”的說辭,是萬萬要不得的。寫這篇文的時候,連著好幾天都夢見姥爺回來了,他的樣子太模糊,低頭跟我說了好多好多話,聲音細細的。姥爺說:我忘了和你說再見了,再見啊,好孩子。我多想姥爺能每天來我夢里,和我說說話。在那樣一個我記不住具體時刻的日子,他閉著眼睛,微張著嘴,像是睡著了,再也沒醒過來。但是我希望他還在,我無比希望他還在。    

有的人走了,但不是不在了。    

這不是結束,是他住進你心里的開始。

Tags: 經典語錄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gf999.cn/yulu/158331.html (手機閱讀)

人贊過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昵稱: 驗證碼:

推薦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