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故事大全] [手機訪問]

故事
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歷史故事 > 

周恩來秘書說出來的那些“秘密”-歷史故事-最新歷史故事分享-《故事詞典》

來源: 作者:劉蒞杰

艱難時事下的殫精竭慮

有人曾問周恩來秘書紀東,毛主席和周總理還有其他領導人,平時相互往來是不是很經常、很隨意,像串門、走親戚一樣?紀東說,毛主席與周總理之間的聯系溝通,大體上也有這么幾種方式:一是寫信,書面來往,這是最主要的方式;二是通過聯絡員傳話,這種情況也不少;三是周總理同毛主席處通電話(或寫信),事先預約;四是利用陪毛主席會見外賓的機會報告請示一些事情;五是在毛主席召集會議或約見的時候。

因為后來幾年毛主席身體不太好,所以,總理見主席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么隨便。年底,重病的周總理坐飛機到長沙向毛主席匯報四屆人大人事安排,兩人長談到深夜,這是難得的,也是少有的。大家都感到非常驚訝和興奮,兩位老人家能這樣促膝長談太好了。

周總理那時候很艱難,在一次會議上,四人幫對周恩來進行了圍攻。在這次會上,周恩來問人家要了一支煙。我們知道他從不抽煙,但是他當時要了一支煙,拿在手里,最后把它揉得粉碎。

年夏的一個下午,紀東在整理周恩來的辦公桌時,無意間看到一張白紙上用鉛筆寫的幾句戲文《不公與不干(西廂記)》:做天難做二月天,蠶要緩和參要寒。種菜哥哥要落雨,采桑娘子要晴干。

紀東曾在接受采訪時對此解讀:總理是在無奈之下寫的。二八月是最難做的,因為二月八月亂穿衣啊,冷不定,熱不定,一會兒這樣,一會兒那樣,天氣變化無常,因為正是春夏交接,或者是秋冬交接的時候。總理寫出這幾句詩來,可能就是一種發泄,發泄內心的痛苦和無奈。但是寫完也就完了,他還得照樣地去工作,去忘我,去為大局著想。

在紀東的記憶中,周恩來不僅與四人幫進行斗爭,還盡力保護和鼓勵其他領導干部。

周總理和秘書們說的最后一句話

年九一三事件后,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曾兩次問紀東:小紀,總理在林彪叛逃后曾對國務院的幾位領導說,中央的問題還沒有解決,我難啊!總理說這句話的時候,眼睛里閃著淚光。你對這個問題怎么理解?紀東說:還有幾個人唄。紀登奎又問:還有什么?紀東沒有回答,只是笑了笑。紀登奎也笑了笑,說了句:總理是不容易啊!

在周總理身邊工作過的人,對他在工作和政治生活中,在身體和精神上的苦和難是深有體會的。

日復一日的超負荷運轉,加上不斷加重的癌癥,摧毀了他的健康。總理一生大風大浪,從未怕過死。他想得最多的,還是中國的發展以及在世界上的地位。

每次做大手術前的一兩天,他都要把秘書們叫到病床前,聽秘書一件件匯報近期急需批閱的文件。當秘書們含著眼淚離開病房并祝他手術順利時,他卻笑著安慰秘書們:不一定,兩種可能。這句話的意思是,如果能順利下了手術臺,還會談工作;如果下不來,這就是訣別。

提起年中最難忘的記憶,紀東說,是周總理和我們說的最后一句話。

年月下旬開始,周恩來病情加重,再也沒能離開病床。紀東回憶,周總理逝世前天,把錢嘉東、趙茂峰等幾個秘書都叫到床前,當時,周總理已經非常虛弱,但他還是從被子里伸出了右手,以示平等,然后和秘書們說了最后一句話:你們都來了?向家里人問好。我累了。說完又陷入了昏迷。我在總理身邊工作了年,哪怕是連續工作二三十個小時,都沒有聽他說過一句累,但周總理給我們留下的最后一個字,卻是累。每每談及此,紀東都哽咽落淚。

作為國家的總理、政治局常委和中共十大后黨的副主席,周總理所處的特殊位置,讓他集黨政軍日常工作于一身。在當時的情況下,他對上必須服從,對幾種力量必須平衡。在不同的時期,他有時候只能在屈就中去抗爭。為了不在斗爭中崩盤,有時就得忍,在忍中去尋找時機。

林彪叛逃后,四人幫更加猖狂,公開向總理發難。這中間,還有黨內一些別有用心的人,如康生等,當面一套、背后一套,他們的狡詐和詭秘也很難防范。鑒于黨和人民利益所系,斗爭和大局的需要,周總理不得不巧妙、策略地周旋,有時也還不得不痛苦、違心地選擇。這才是總理說不出的苦和難。

周總理曾有過兩個孩子

周總理的早飯,永遠都是一小塊普通面包,上面先涂一層果醬,再涂一層黃油,由警衛員在一個自制的鐵絲爐子上加熱了來吃,再配一杯豆漿或者是一杯牛奶,從來沒有變過,中餐也就是一葷一素加一個湯。有時候因為公務繁忙,實在餓得受不了了,就找身邊的工作人員給他拿十幾顆去了皮的炒花生米,墊墊肚子。有幾次,鄧穎超同志看著周總理這樣很心疼,就在一個保溫杯里放了粥,好讓總理餓的時候喝,但因喝粥的聲音很大,總理還不好意思喝。

作為照顧周恩來生活起居的秘書,紀東也見證了周恩來與鄧穎超的諸多感人瞬間。

年月,越南民主共和國主席胡志明逝世,周總理率代表團前往吊唁。當時,因越美戰爭,鄧穎超對周恩來的安全十分擔心。

周恩來從越南返程回家時,一進門,鄧大姐就急匆匆地從沙發上站起來,快步上前,邊走邊說:哎呀,老頭子,你可回來了!你得親我一下,我在電視上看到你在越南親吻了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子,你得同我擁抱,同我親吻。總理哈哈地笑著,他把大姐攬到懷里,兩人溫柔而又有風度地緊緊擁抱在一起,總理深深地在大姐的臉上吻了一下。

眾所周知,周恩來一生沒有子女。但紀東曾在接受采訪時透露,周恩來有過兩個孩子。在一次全國計劃生育工作情況匯報會上,總理突然和在場的幾位領導說,其實他也是有過兩個孩子的。第一個孩子因為鄧穎超同志剛加入中國共產黨,為了革命工作拿掉了。第二個孩子還在鄧穎超同志肚子里的時候,正好趕上四一二反革命政變(),周總理和很多共產黨員被通緝,當時鄧穎超同志躲在一家醫院里,剛好面臨生產,但因為孩子太大,有九斤多,不好生,當時的醫療技術沒有現在這么發達,孩子頭出不來,醫生就拿鉗子夾,后來孩子頭部受傷,很快就夭折了。

當時周總理說的時候眼含淚花,我們聽著,心里也很不是滋味。紀東說。

(摘自《新京報》、《你是這樣的人:回憶周恩來口述實錄》等)

Tags: 歷史故事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gf999.cn/lishi/gs/159004.html (手機閱讀)

人贊過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昵稱: 驗證碼: